微课的常见实践偏差及困惑

微课的常见实践偏差及困惑

(342人)

微课的常见实践偏差及困惑

1、微课不是课堂的浓缩

2、不做制作过度,设计不足的微课

3、微课尽量不出现老师

[展开全文]

教师个人因素

硬件设备

教学内容的准备

[展开全文]

选题精准、设计精巧、过程精炼、表达精彩、制作精细

 

[展开全文]

微课教学主要集中于某一个知识点或教学内容进行深入讲解,这种教学方法具有独特的优势。

[展开全文]

微课是课堂浓缩

制作过度,设计不足

微课中是否需要出现老师

[展开全文]

 

 

微课设计策略是什么

[展开全文]

 

微课的常见实践偏差及困惑是什么

微课就是课堂的浓缩,

制作过度,设计不足。

微课中是否需要出现老师。

[展开全文]

微课是课堂浓缩

制作过度,设计不足

微课中是否需要出现老师

[展开全文]

合理把握画面变化的节奏,让画面变化最通用的设计方法。

[展开全文]

到目前为止,国内外还没有一个对微课的权威界定,很多人凭借所见有限的微课作品误以为,微课不过是传统教学视频切片的代名词,是装着“旧酒”(教学视频切片)的“新瓶”。难道从“教学视频切片”到“微课”,只是进行了名称更换,而没有本质内涵、理念和方法的提升?

其实,微课并不是教学视频切片。虽然两者均是短小精炼的微视频,但两者却有本质的不同。教学视频切片是能反映课堂上某一个教学环节的视频片段(庄河教育网,2012)。即教学视频切片往往是课堂实录被依照一定的标准进行切割之后所呈现的视频实体,该段视频针对一个教学环节摄录了一个完整的教学生态系统,其中包含教师主体形象、学生主体形象、教室环境、多媒体辅助工具、师生行为等关键要素。观者可以从视频中获得教学内容、教师的话语行为和教态行为、学生的话语行为和学习行为、师生的互动情况等多元信息。如果观众是学生,那他们主要关注的便是视频中的教学内容和自己的表现状态等;如果观众是教师,那他们更多的是关注视频中自己的教态、语言和学生的听课反应等。但无论哪一类观众,在他们观看教学切片时,其它对他们而言无关的信息将成为干扰他们聚焦有用信息的障碍物。因此,教学视频切片的缺点是信息含量较大,“有用信息”和“无用信息”互为干扰。而微课则是“为支持翻转学习、混合学习、移动学习、碎片化学习等多种新型个性化学习方式和网络教研方式,以短小精悍的微型流媒体教学视频为主要载体,针对某个知识点或教学环节而精心设计开发的一种情景化、趣味性、可视化的数字化学习资源包。为便于分享、交流和重用,微课资源包除了微视频,还应包含与教学主题相关的教学设计、素材、课件及其源文件、教学反思、练习测试及学生反馈、教师点评等辅助性教学资源。开展基于微课的网络教研(包括说课、上课、评课和分享交流),将成为提升网络时代教师的信息化教学能力和信息化教研能力,进而促进教师专业化发展的重要途径。”(郑小军,2013a)这是笔者在汲取黎加厚、焦建利、胡铁生、张一春、吴秉健、首届中小学和高校微课大赛官方文件对微课所做界定的合理内核的基础上,所建构的对微课的独特理解。

在笔者的界定中,第一句话阐明了微课产生的时代背景和宏观作用,将微课与之前出现的微视频区别开来,揭示了微课的未来发展方向——其本质(核心)是支持网络时代的翻转学习、混合学习、移动学习、碎片化学习等多种新型个性化学习方式和网络教研方式。第二句话阐明了微课的主要载体是短小精悍的微型流媒体教学视频,符合网络时代学习者的注意力模式和在线教学的技术要求。第三句话阐明了微课针对的是某个学科知识点或教学环节,选择教学重点、难点、疑点、易错点、易混淆点进行精心的教学设计,强调了微课的设计性、情景化、趣味性、可视化、数字化学习资源包等重要特征属性。虽然目前微课的主要载体是流媒体视频,但随着微课技术的发展和微课功能的扩展,微课的载体和构成将会更加丰富和多样化,因此笔者采用“数字化学习资源包”这一更具包容性的概念涵盖微课的多样化资源构成。第四句话强调指出,为便于分享、交流和重用,微课资源包应包含主体微视频和相关辅助性教学资源,以避免单一微视频的局限性。第五句话进一步阐述了微课支持教师网络教研和专业发展的功能,深化了人们对微课本质的认识——微课集信息化教学、个性化学习、网络教研和教师专业发展等多重内涵、功能于一体,寄托了网络时代“教、学、研”方式变革的新希望

[展开全文]